在北京住着500多万的房子,却以捡破烂为生是什么样的体验?

2018/07/15

刚来北京的时候住在分钟寺,在北京曾是一个广阔的城中村,环境脏乱差但是房租便宜,1千左右就可以住的挺好,最重要的是一路的小吃非常的丰富。住了一年之后,房东给了话半个月内要搬走,因为房子要被拆迁了。我是一个极度厌恶中介的一个人,因此房子比较难找,经过了半个月的侦查发现了我现在住的小区,这个小区是个回迁小区,小区内都是拆迁后回迁的当地人,很朴素或者说很农民。

刚来看房子的时候,小区刚交房,好多房子都是刚装修好或者正在装修,小区内有浓浓的甲醛味。好多当地回迁的老百姓都分了好几套房,像我们房东,家里分了四套房子,两个大三居一个二居室和一个一居室,对他们来讲房子肯定是够住了。我去的时候好多房东都开着车子来照看装修,有位大叔看到我就问是不是来找房子的,我想反正是来看房子的不在乎多看几套,现在还记得大叔对我说:你想看一居两居还是三居室的房子我们都有。

现在我在这个小区已经住了五年,对小区内的居民算比较清楚,他们大多都是来自一个村或者隔壁村,拆迁后住到一起,虽然住到了小区里面但生活习性还是和以前大都保持一致,平日里面喜欢一堆人找个地方打打牌唠唠嗑。因为家家都有多余的房子,因此经济来源都不是问题,多数人家里都养狗,每天早上和晚上都是集中遛狗的时间,小区里面经常遍地是狗屎。

住在这个小区的五年时间,渐渐发现有一些老年人经常在垃圾箱里面捡废品。刚开始的时候我以为是小区外面的人来小区捡废品,后来慢慢发现他们就住在小区里面,其中有一个老太太和一个老爷子印象比较深刻。老太太走路都不太利索,颤颤巍巍的扶着一个凳子,就这样慢腾腾的移来移去,在小区里面捡大家扔掉的各种饮料瓶,等手上拿不下了,再将这些瓶子全部装到楼下的电动三轮车里面,有时候从楼下过去,看到那个小电动三轮车都装满了。在网上搜了一下,就类似下面这个图,估计是等装满了和老头子一起到回收垃圾的地方卖掉。

还有一个穿黑灰色上衣的老头,特别喜欢捡大家扔掉过期的食物、快递箱子或者坏掉的电器。每天早上上班的时候,我都习惯顺便将家里的垃圾什么的带到楼下给扔了,这个老头就在旁边一边聊天一边等着有人扔垃圾,方便第一时间捡到。有一次家里买的一袋米没吃多少就过期了,我就拎着一袋米下去准备扔掉,老头子就把我拦了下来,自己提着走了;后来,类似过期的面粉、快递箱子等我拿下去的时候都会问他一句,要不要。

两个老人都住在小区里面,看他们和小区内居民的聊天熟悉程度,可以判断也是回迁的村民。刚在房天下去查了一下我们小区的房价;

100平方左右的房子基本上都价值500万以上,更何况每家可能还不止是一套房子。老太太撑死了一天可以捡到100多个瓶子,每个瓶子价值5分钱,那么每天最多可以赚到5元,可能还需要来回跑很多趟翻找几遍垃圾箱;穿黑灰色衣服的老头,收集过期的食品和快递纸箱,我估计每天的价值也不会超过50元;而我,住着我们房东仅仅一居的房子,每天需要给房东支付的租金都在100元以上。更何况回迁的村民家里至少有三套房子,就按照自住一套,其它两套房子出租,每天的收入差不多都在500元左右。

因此有时候我在想,是因为老一辈子人都忙习惯了挺不下来了吗?如果说缺钱的话,出租一套房子即可养活他们。有一次坐在出租车上谈起这个事情来,师傅说他们缺现金,虽然住着价值500万的房子,但子女都将房租拿走了,老人没有钱就只能去捡废品换钱,但这仅仅也只是猜测而已。

自从小区的居民陆续的搬迁过来之后,小区内就会有大批的居民不再去工作,就算有工作的也都是社区的什么职位,反正就是每天上班三四个小时还爱去不去的那种,大多数人都无所事事,很多人虽然搬迁到了小区,但生活习性仍然没有改变过来,随地吐痰、丢弃的家具舍不得扔掉堆满了楼梯,大声说话跳广场舞等。每天早上上班的时候有一堆人,找了一个阴凉的地方拿着鸟笼聊聊天,其中有几个我看年龄也就40多岁,不管下雨刮风都去,有时候雨太大其他人都没来,就只有一个中年汉子,在那块左右的来回走。

每次我早点下班回到小区的时候(晚上七八点)碰到房东,房东都会对我讲:呦,现在才下班呀!真辛苦!其实我一般回家的时间是10点左右,房东早睡了。很多时候我都在想,我每天都忙着上班,当地的北京人看似很闲,但也很忙,在忙闲,每天醒来的时候都在想我今天要干点什么?不知道哪种生活更好一点?我是身体忙,他们是精神忙。

曾经有一次坐出粗车,遇到一个老司机因为堵车就闲聊了起来,师傅住在房山,家里也是拆迁户,和我闲聊的过程尽是低调的炫富。说以前舍不得给孩子买名牌鞋(安踏、李宁),现在孩子想要啥啥都给买;拆迁后每个人分了两套房子外加好多钱,很多的村民就迷失了,那么多钱,这一辈子肯定都够花了,天天没有事干,有的就玩上了赌博,将钱全部输完之后甚至卖掉了房子,有的甚至染上了毒品。

师傅说拆迁的消息刚放出来,村长的儿子就买了一套豪车,天天特嘚瑟,村头立刻就有一帮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人办起了一套娱乐场所,刚开始免费让你进去玩,很多人看着看着就想小玩两把,就这样陷了进去。听师傅说,这帮孙子是哪块有拆迁就会去哪里,转骗他们这种拆迁户。师傅也在家呆了一段时间,房子都装修完后,实在无聊又开始出来跑出租,不为挣钱至少可以见见人说说话。

北京是一个很大发展很快的城市,在北京迅速发展的同时,也有很多的村民被富裕,我们俗称的拆二代,有的走向富裕,更多的人走向迷茫,就像我们小区的这些居民,在物质条件快速变好的同时,他们的精神世界却没有跟上来,因此当大批财富来临的时候,就会折射出很多社会问题。

当然我也期待有这么一个被迷茫的机会 :)


扫描关注:纯洁的微笑

(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纯洁的微笑-ityouknow

Show Disqus Comments